大洋芋

极简主义、异见者

午夜

        

这些字,于午夜,有心情或没心情,我就想说两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昨天,应该是前天了。终于又开始上班了,加上上班前的搬家,各种琐事,则是到今天的午夜来独白。

       打开lofter,乎友们的诗又有更新,华丽或下里巴的辞藻,主题还是自由、乡村、爱情抑或青春,我也不会想去多看两眼。大家还是会po出晾好的水彩画,大都是小植物或是其中的叶、花,想必是看到这些禁止的生命才会让大家安静吧!音乐更新的还是我最爱的调调,这里的音乐,对我来说也就是个宝藏了。

       这次的家,要走一个很长很深的巷子,巷子很闹,白天的吆喝,晚上的麻将,还有不停的狗叫。到处都是四川的口音,住在隔壁的大妈,会让我想起那些漂泊在外的乡亲。

       五楼面街的房间,便是我的新家,斑驳的墙壁,贴着大大的贴画,靠窗的是一张会让我想起妈妈的缝纫机,也是我的桌子。床很大,而我一直都是喜欢硬床板和让我不能自由翻身的小床,但我愿意为我的爱人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这次,我很清楚的知道,我不能一直住在这幽深的巷子!

       11.26

       开车前的两小时,退了离开这座城市的票,找了无数个搪塞亲戚朋友的借口,而在自己这里,只有一个,希望这次的奋不顾身能够走得最久。关乎爱情、关乎未来、关乎人生,这次,我真的不走了!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新工作,在花卉世界40号,大都市的花鸟市场确实不一样,记得在贵阳,我很爱跑油榨街的花鸟市场,入口对直是打五毛的毛泽东雕塑,左侧总会有卖刚挖出的石斛兰或是兰花的,穿过卖花卉和植物的街就是卖宠物的集市,无论是教师节给老师买礼物,还是来做课程调查,每次我都会去看看小狗小猫,恨不得抱只回家养。花鸟市场出来,要穿过一条很长的地下通道,右手边,好几班公交到师大,而我来回不知道坐了多少次!

       小城市的故事,黑夜里最相思吧!大抵就是这种滋味!

 

        在这座城市,就像昨天,想来深圳的王婷所问我感觉如何,我的回答一样,

     “你如果真的找不到人说话,或许就会像我一样,已经要成了一个严重的孤独症患者了!”

       纵然,会让我有再多的不适和不安,让我沉默寡言。我想,这次调整好了心态,要勇往直前了!混不好,也就永远不要回去了!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这些字,于2014.12.02午夜

 

       

评论

© 大洋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