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洋芋

极简主义、异见者

半年一座城

       11月25日,2014.晚,八点半,我挂完电话,换好行头,路上的风很大,不免有些凉意。还是这条路,应该是最后一次了吧,半个月前送王文金走的时候,我们俩在宿舍坐着,王文金发了半天呆,对我说:

      “鹏飞,陪我再跑趟莲花山吧,跑了一个多月了,还没看过她白天的样子呢!"

        ”of  course!“

       那次莲花山上的花开得很灿烂,北方的王文金一路说起着南北的差异,一边叫我教他认识这些北方未有的植物。

       ”唉,我还是蛮喜欢这座城市的,但是我以后真的不会来了!“天津的他,也算是跟深圳做告别了,”鹏飞,我这走了,跑步你还要坚持啊!这么好的地方,在北方可没有了!“

        还是顺着这条路,一个人跑,我总是跑得很快,累得也快,但是总会坚持到我们定下的终点。山顶可以鸟瞰深圳最繁华的地段,刚刚来时,看着这繁华的景,我和文金也会说起各自的豪言壮语,而现在,我独自一人静静的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身边的一对小情侣好不开心的嬉笑着,喝了口水润润嗓,一起对着山下霓虹一起呐喊着:”深圳,我来了!“,我静静的,鼻子一酸。半年前,我又是多么的激情澎湃,豪言壮语!而今天,一切又归零、、、、

 

 二 

        早上,睡眼朦胧的我打开手机,鲍鲍给我发了条信息,截了陶璟的头像给我,问我怎么跟她这么像,

      ”侧脸有点像吧,但是你的脸真的比人家的大!“,现在开个玩笑,对我来说都是那么的费力。

       ”你找到工作没?我真的想回家,我不喜欢自己现在的工作,你还要不要考研,南林怎么样?有没有考研资料,给我发点呗、、、“

       ”我现在想要的生活就是:有个自己喜欢的工作,有个风花雪月的老公,再有一对可爱的儿女!钱多少都无所谓!“

        鲍给我说着她现在想要的生活,我现在真是寡言到了极致,都不知道怎么去回复她。2010年秋,她问过我一次我的理想是怎样,我怎么回答也给不出她满意的答案,这应该也是当时分手的一大诱因吧!而现在,她过得生活确是我当时所说的,讽刺的是,我的流浪和拼搏确是她当时想要的。我觉得她现在的生活,在未来的不久真的可以达到她想说的,事实她却老是跟我抱怨着不能来深圳闯荡。心里的不安分,怎么能得到你想要的?

       心里的不安分, 半年了,这座城,真的让我也找不到自我嘞!

 

 三

         北国风雪南国花,我说我要离开了,彪哥、翠翠、阿兰若信息叮嘱我多穿点衣服!南国的花真的很热烈,但也经不住都市的冷漠!半年了,这座城让我从希冀,到不屈,到落寞。但是别忘了初衷吧!

       我一向都很争强好胜,有时候嘴巴不会说出来,但从小就是这种性格,我喜欢有竞争对手,这样我也好有个标杆,而现在,我觉得就像夜跑一样,一个人也要坚持的跑下去,没有对手,但是还有目标!

 

       写完这篇,我要跟丽萍说声对不起,还有很爱我很爱我的燕子,一向爱向世俗、独裁、男权主义宣战的我,最后还是败下阵来!力不从心的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祝你们幸福!

        半年,一座城,还是回到了原点,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,但愿别忘初衷吧!

评论
热度(2)

© 大洋芋 | Powered by LOFTER